投资者维权

惊天骗局!这类投资别信!数千老人一生积蓄打水漂

2018年04月02日 16:45:57

 从2015年9月开始,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龙岗分局的梁永兴,陆陆续续收到了上百份从外地寄来的报案材料,报案的事主涵盖了湖南长沙、江西南昌、上海、江苏常州等地在内的数百位老人。而这些来自五湖四海、素不相识的老人,近乎绝望地控诉的,竟然是同一个投资骗局。

一纸“暴利承诺”合同,半生积蓄化为乌有

  2015年11月16日上午,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梁永兴,收到了一份从上海市嘉定区寄来的信件,寄件人是一位姓黄的老人。

  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办案民警 梁永兴:这是其中一个受害者,他一辈子的积蓄都给他骗走了。

  写信的黄老先生已经73岁,在新疆工作了大半辈子,曾经的艰苦岁月都不曾被打倒的他,如今退休后回到上海本应颐养天年,但他却在信中这样绝望地写到:“现在家破人亡,想死的心都有”。

  像这样“绝望至极”的来信,在近几个月的时间内,梁永兴几乎天天都会收到,最多的时候,他一天收到过十几封

  这些老人为何会在晚年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呢?记者也电话联系到了上海的黄老先生。

  黄老先生告诉记者,他膝下有一子一女,都已各自成家,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却在两个月前,因为女儿借给他的五万块钱积蓄,彻底决裂。

  黄老先生:她的公公生大病,要拿这五万块钱,没有,没有钱怎么住医院,人家不给住了,住不成就回来,回来没几天,我女儿的公公就去世了。

  当女儿的公公重病住院急需用钱的时候,黄老先生却一分钱也还不出来,这最终演变成父女反目。

  原来,黄老先生把他从女儿那里借来的五万块钱,连带自己一辈子的积蓄,背着儿女们全部用于了所谓的理财投资。

  黄老先生:我老婆(投了)14万元,我是12万元,加起来是26万元,另外一个5万元,24%的利息。

  按照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宣传的一年24%的利息计算,黄老先生用于投资的31万元,一年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净赚7万多元。

  当得知女儿急需用钱之后,黄老先生还是决定撤回这笔投资,不料,对方的回应给了他“当头一棒”。

  黄老先生:他说钱没办法还,你这个5万块钱都打不来。

  黄老先生这才恍然大悟,所谓的高额回报原来是个投资骗局。

  和黄老先生一样的还有江苏省常州市的王老先生,他同样投资了这家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。

  经不起高息诱惑的王老先生,不仅自己投资了3万元,还劝说自己68岁的亲姐姐,跟着投了6万元,结果姐弟俩双双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王老先生 我也没办法,我跟他讲了,他说三个月付一次利息,还没到拿利息的时候,人就没有了。

  而在湖南省长沙市,还有一群老年人投资者,在明知道自己被骗后,他们却既不告诉家人,也不报警。

  湖南受害事主吴老先生:你要是答应每个月都还给我们,就不报案了。我们怕报警就没钱了,他说答应还嘛。

  吴老先生今年63岁,他和湖南长沙所有被骗的老年投资者,共同成立了一个维权委员会,想以不报警作为交换条件,向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讨回投资款

  但这样的谈判,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。

  吴老先生:他说你们都是救命钱,我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,你们好好等,所以当时就维持不报警,他答应九月份就还回来,但是后来就联系不上了,就跑了,大概是1900多万元,只讨回来20多万元。

  一千多万元的投资款,最终仅追回20多万元,湖南长沙上当受骗的四百多名老年投资者,这才意识到应该报警。和上海的黄老先生一样,这些老人将讨债的矛头都指向了和他们借款融资的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,以及该公司的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赖某。

  警方了解到,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成立于2014年3月份,公司总部设在深圳,但奇怪的的是,在不断增加的受害的老年投资者当中,却鲜有深圳本地的受害者。

  梁永兴:如果在深圳范围内面向这些受害者,进行集资的时候,如果一旦资金链断裂,那么这个受害者,很快就能找到这个公司的幕后经营者和相关负责人,离深圳比较远的地方设立分公司。由于受害者是老年人,年老体弱,都不能支持他们来进行维权。

  为了躲避法律的制裁,深圳中侨公司先后在广州、佛山,乃至湖南长沙、江西南昌、上海黄埔、江苏常州等地设立分公司。

  根据官方网站上的介绍,它们是专业生产健康食品,集研发、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新型生物科技企业,但深圳警方随后调查发现,这只是中侨公司用来掩饰非法集资活动的幌子。

  梁永兴:成立以后,这个公司长期以来就没有生产经营的迹象,而且公司门口的铁门永远是关闭的,只有少量的工作人员进出,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年,你连生产经营都没有,你怎么盈利。

  据调查,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长期无生产经营迹象

  为了骗取投资者的信任,中侨公司会不定期组织各地的老年投资者,到深圳公司总部参观。在“寸土寸金”的深圳,占地3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,外加6000万的注册资本,中侨公司作秀的伎俩,让不少投资者对资金安全深信不疑,甚至去发动自己的亲戚朋友一起投资。

  梁永兴:地是租的,厂房也是当地村委会的厂房,基本上没有任何固定资产。

  那么,中侨公司通过欺骗手段募集到的巨额投资款,最终都花到哪里去了呢?

  

  

  梁永兴:集资后,按照集资款的总额,分公司提成30%,剩下的70%就回到了总公司,然后总公司用以支付工厂的租金等,还有一部分用于自己的挥霍。基本上是用完了。

  因为资金链断裂,2015年5月,中侨公司位于江西南昌的分公司就已经关门倒闭,但中侨公司并没有停止非法集资犯罪的步伐。

  梁永兴:江西南昌的分公司倒闭之后,他们马上又去到江苏常州,再重新开一家公司,再在那个地方重新吸收公众存款 。

  经过前期调查取证,2015年9月10日,深圳警方联合涉案六地的公安机关,决定对中侨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开展统一收网行动。

  行动中,广东警方共抓获包括主犯在内的42名涉案人员,查扣合同、收据等关键证据一批

  梁永兴:这个合同里面,C字头的是长沙投资者的合同,S是上海投资者的合同,一共是有983份合同。

  经统计,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在成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,就已经吸收资金1.2亿元人民币,涉及全国各地1100多名受害人,其中绝大部分是老年人。然而对于巨额投资款的去向,作为中侨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的赖某在落网后却一问三不知。

  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陈浩权:其实说白了,赖某这个角色,就相当于一个演员。

  梁永兴:每个月一万块钱的固定工资,他就是图这个好处。

  赖某,今年60岁,重庆市人。在中侨公司这份内部刊物上,可以看到有关他各种光鲜亮丽头衔的介绍。除了落网前担任的中侨公司董事长,上面还宣称赖某是生物学硕士、医药学博士,历任重庆市中医药协会常务理事,深圳市重庆商会常务副理事长。

  记者:你的实际学历是什么?

  犯罪嫌疑人赖某:我的学历是个小学生。

  五个头衔,无一真实。作为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的赖某,其实只是中侨公司进行非法集资犯罪的一个傀儡。那么谁才是这场“局中局”的真正幕后黑手呢?

  据赖某交代,他实际听命于在他手下担任业务经理的孙某。

  孙某,今年42岁,江苏徐州人。深圳警方调查发现,孙某才是中侨公司最初注册成立时的法定代表人,但他还没做满两个月,就由赖某接替他的董事长职位至今。

  从一开始,孙某就为求自保设计了一场“局中局”,后来中侨公司严重资不抵债,资金链濒临断裂,孙某还不惜重金收买赖某

  犯罪嫌疑人赖某:存300万元,存在那里。

  记者:这300万元是给你做什么的?

  犯罪嫌疑人赖某:意思就是(叫我)顶罪,顶罪出来之后有钱花。 他的意思就是说,你在里面坐牢,没事的,判了多少年你就在里面呆着,让你在里面舒舒服服的,有吃有喝的。当时我也想退出来,他说你退出,也已经有连带责任,你退不退,都有责任。

  在审讯过程中,落网后的孙某也仍然百般抵赖。

  记者:你是不是公司的老板?

  犯罪嫌疑人孙某:我刚才已经说了,我是老板助理。

  梁永兴:相关犯罪嫌疑人归案后,都一致指向,整个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,是由孙某喜一手操纵策划的。

  在铁证面前,孙某任何的狡辩都注定是徒劳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而作为冒牌董事长的赖某,为中侨公司进行非法集资卖力 “演出”,也是难辞其咎。而纵观“深圳市中侨生物科技有公司”涉嫌非法集资案,我们不难发现:新型生物科技企业是个“局”,所谓的保健产品是个“局”,零风险高回报的承诺还是个“局”,最后就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也是个“局”。而实际上就是凭着一张嘴,贩卖一纸“暴利承诺”的合同,但就是这样一纸合同,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融资1个多亿,可见非法集资这个糖心炮弹的威力。而在众多的非法集资案中,老年人群往往会成为其中的主要目标。

  免费礼品高息回报,古稀老人纷纷中计

  在广州市先烈南路一家宾馆的一楼大堂内,有着一家名为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展厅,展厅货架上陈列的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,东西虽然名不见经传,但每天却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参观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:一般陌生人上去,他层层的业务员都会问你,你是来做什么的,找谁,一般情况下他不会让外面的人进去。

  从宾馆工作人员的口中,记者还了解到一个奇怪的现象,这些慕名前来参观的人,几乎全是老年人,78岁的刘大爷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  刘大爷告诉记者,他一辈子省吃俭用积攒了两百万元,可是自从去了这个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展厅,才不到半年的时间积蓄全部打了水漂。

  事主刘大爷:我去坐地铁,他们就在门口派传单。很多(业务员),其中有一个(业务员)就派了传单给我,我就看一下,他就说去旅游、去玩一下,他说参观一下他们的活动,他说免费的。

  宣传单上写着,“火麻露、花生油、土鸡蛋、旅游票”等等通通免费,50周岁以上均可以领取

  看到这张自称“尊老、爱老”赠送宣传活动的传单,刘大爷自然也不想错过,随后他被派发传单的业务员,领到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展厅领取礼品,而就在免费礼物背后还有着更大的诱惑。

  事主刘大爷:介绍我认识他们那个经理,他经理就介绍他公司怎么发展怎么搞,要资金,向我们借钱,他说一个月2%的利息,返还给我们,跟我们借钱。

  记者:第一次过去他就跟你借钱了吗?

  事主刘大爷:嗯,他就讲这个事,就跟我说反正试一下呗。第一次就投入十万块。

  按照合同约定,如果刘大爷投资10万元,那么他每个月就可以领取到2000元的利息,一年后可一次性取回全部10万元的本金,这样算下来一年可以净赚2.4万元。

  事主刘大爷:第二次,就(投了)100万元,第三次他说,过两天银行要降利息,现在有钱就抓紧时间,他说多一点就可以领到他们(公司)的股权,他说要上市。

  在业务经理的游说下,刘大爷一个月内分三次总共投资了200万元,掏空了所有积蓄。

  可是还没等到这家公司上市,刘大爷就坐不住了,急着要取消合同。

  事主刘大爷:我儿子帮我查,查出我的钱不是他公司的账户收的,而是转给另外一些单位收的,另外一些单位是不存在的,没有工商登记,才发觉有问题的。找他们公司去解除合同,他们公司说这个不行,要扣30%,扣本金的30%,我肯定不干了。

  按照这份《借贷合同》上第八条的约定,若要提前取回自己的两百万元投资款,必须缴纳高达30%的违约金,高达60万元的违约金让刘大爷望而却步

  在采访中,记者还认识了另一位和刘大爷有着相同遭遇的老人,但这位来自广州的黄老先生,宁愿交纳高额的违约金,也誓要取回本金。

  黄老先生今年73岁,他从2014年9月份开始与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签订《借贷合同》,分三次总共投资了120万元。但在这之后,他偶尔看到了一则来源于宜昌市委机关报《三峡日报》的新闻,这篇名为《骗子盯上广场舞大妈,在宜昌非法吸金200余万元被擒》的报道中称,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宜昌分公司”,在宜昌涉嫌对跳“广场舞”的老大爷、老大妈们,进行非法集资,已经于2014年9月份被公安机关查处。

  这一意外的发现,让黄老先生坐立难安,他决定立马找公司理论。

  事主黄老先生:他说,都是同行的人互相妒忌。他还说,如果他们公司真的是诈骗,这个报道是9月份的,现在已经10月份了,公安局现在肯定知道了嘛,但是他说,我们现在的发展很好啊。

  黄老先生还是不放心,随后他又从广州市税务局了解到,从2013年注册成立至今,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纳税额竟然为零,也就是说,该公司成立两年来没有一分钱的营业额,那它拿什么来支付向投资客户承诺的高额利息呢?

  2015年3月,广东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局在工作中,发现了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涉嫌非法集资的线索,并立刻成立了专案组进行深入调查

  2015年4月16日上午,广东警方出动100多名警力,针对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非法集资行为开展收网行动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:五楼和六楼都有办公地点,他们公司的主要负责人,是在十六楼,有差不多一层。这是有个暗阁,随时逃跑的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:我们找到了一个U盘,里面是加密码的,我们想办法打开之后呢,发现有差不多两千名事主的名字,大部分是退休的,五六十岁以上的是比较多的。

  在这份加密的电子文档里面,密密麻麻地记录了每一笔客户的投资,数额从一两万到一两百万不等,总金额超过一个亿

  行动中广东警方共抓获涉案经理、主管、业务员63人,刑事拘留13人,其中包括了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熊某。而这个熊某,正是媒体报道中已被湖北警方抓获的犯罪嫌疑人,熊某相隔半年两次被捕,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?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:这个人也是因为非法吸存,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了,当时是从(广州)这里拿了大概五百万还是八百万,去了当地退回了这个损失。

  熊某在取保候审期间竟然重操旧业,在广州继续进行非法集资犯罪,而且依然是盯着老年人不放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:按照熊某自己的口供,当时公司剩下的运营资金只有六十多万,但是我们查到的没有这么多,包括行动当日查扣的,包括我们现在查到银行账户里面的钱,办了冻结的,目前是大概十几万,所剩无几了,只能通过不断吸存,拿新的投资款来,填前面的坑,来维持公司运转。

  警方调查发现,“广东某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”的办公场地均是租借来的,公司旗下没有任何物业,固定资产几乎为零,所谓的5亿注册资本,也是一个空壳。

  而公司所谓的“纯净水”、“火麻仁保健饮料”、“五谷杂粮”产品,其实只是一些贴牌货,用来蛊惑客户,并非自主投资生产的产品。

  东莞鞋厂、广西“巴马”火麻仁种植基地等主打的投资项目,也仅仅是在客户实地参观时,提前安排人员虚假挂牌伪造出来的幌子,并非其公司所有

  那从老人家手里“借来的钱”,都被这家公司投资到哪里去呢?

  据熊某交代,他们每接受客户收一笔投资,当天就会被瓜分掉一大半。而剩余52%投资款,被熊某用于支付行政部另外100多名行政人员的工资、场地租金、活动等公司日常运营开支,而每个月支付客户所谓2%的高额利息,正是来源于这些所剩无几的投资款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副中队长王泽立:扣除所有的费用之后,大概是能剩下20%多一点,就是说,100万元投进去,最后能剩下来的钱,大概也就是20多万。

不单项目造假,就连光鲜亮丽的身份也是虚构的

  记者:你是不是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?

  犯罪嫌疑人熊某:那不是。

  记者:你是不是政治经济学硕士?

  犯罪嫌疑人熊某:那个不是。这个编的,有问题,这个稿子不是我编的。

  而熊某对客户承诺的高额回报,其实还是“借新还旧”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老把戏。

  犯罪嫌疑人熊某:这种模式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,但是那个时候我想把所有公司停下来,很难停,确实很难停,就是说,利息给不了了,包括本金也给不了了。崩盘对于每一家从事这种行业的公司来说,都是必然的。

  经审讯,熊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,警方将尽最大努力查封涉案资产,最大限度保护群众的合法权益。

  半小时观察:高回报诱惑 损失惨重难追回

  盲目追求高额回报,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,2000多位老人家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,非法集资犯罪害人终害己,集资者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。“国家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”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4年,我国非法集资发案数量和涉案金额均达到了历史的峰值。

  对于非法集资犯罪,广东警方一直保持高压严打的态势,2016年第1季度,广东警方共立非法集资案件81起,破案60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120名,逮捕犯罪嫌疑人107名,涉案金额100多亿元,数目让人触目惊心。在此我们要再一次提醒广大投资者,投资一定要依法依规进行,千万不可贪图所谓高额回报而盲目投资。警惕非法集资诈骗,保护好个人来之不易的财富,还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。